1. 泸州旅游网首页
  2. 资讯
  3. 景点
  4. 泸县

“龙隐”西南 泸县龙桥带你梦回唐朝

一日,泸县美协主席黎纪明翻阅《泸县志》,得知民国年间泸县曾有龙桥586座。这个模糊的线索,引起了黎纪明的极大兴趣,联想起自己碰到的一座破旧但雕刻精美的龙桥,他推测当下的泸县极可能隐藏着一个古老的龙桥群
泸县龙桥

141座龙桥,堪称西南龙国

从1996年开始,黎纪明便与朋友张云飞每逢双休、节假日自费下乡“寻龙”,他们沿着河流一路排查,经常一走就是半天,在乡村中巴上分发龙桥照片,征集线索。乡民看见照片往往会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叹:咦,我们家田头也有座雕龙的桥呢。
建于清代的风水桥,位于泸县加明镇团山堡村。桥虽然很小,却依然秉承传统,刻了两条龙。桥的侧面还有三尾鱼的线雕图案,极有文化价值。摄影/张云飞
建于清代的风水桥,位于泸县加明镇团山堡村。桥虽然很小,却依然秉承传统,刻了两条龙。桥的侧面还有三尾鱼的线雕图案,极有文化价值。摄影/张云飞
10年来,黎纪明与张云飞几乎走遍了整个泸县,发现全县19个乡镇中的14个乡镇有龙桥分布。他们在乡道、田间、村口、溪谷找到明清龙桥百余座,并详细记录下龙桥的方位与现状。他们的“寻龙记”感动了整个县城,也将一个尘封已久的西南“龙国”带回到人间。

泸县古称江阳,长江与沱江在县城南部汇合,境内溪河密布,水域广阔,九曲河、马溪河、龙溪河、濑溪河、大鹿溪河及其支流纵贯全县,素有“川南鱼米之乡”的美誉。与江南水乡一样,泸县明清古桥密布,不少古桥皆雕有石龙,故得名“龙桥”。直到今天,仍有141座龙桥横跨在泸县溪流河道之上,如同古老的经脉一般,串联着乡村与城镇。

龙桥在中国其实并不少见,雕刻的位置、图案也不尽相同,最著名的当数河北赵县赵州桥。上世纪50年代,文物工作者修复赵州桥,在河床挖出大量隋代栏板,有双龙戏珠、双龙对穿岩穴多种造型;也有在拱券雕刻龙头的,又名吸水兽,其代表作是北京卢沟桥、八里桥,其中八里桥金刚墙上还雕有伏龙;桥墩刻龙则最为常见,诸如山东益都南阳桥,河北衡水安济桥,江苏南京上方桥,陕西西安灞陵桥、浐桥等等。重庆涪陵蔺市镇2006年因三峡工程搬迁的龙门桥始建于清光绪年间,雕有公、母两条石龙,也是座龙桥。

与别处不同的是,泸县龙桥的龙无一例外都雕刻在桥墩上,建造年代从明初一直延续到清末,尤以明嘉靖、万历,清康熙、乾隆、嘉庆年间最为兴盛,大多建于古驿道上,基本上呈三里一座分布。桥身最长的石鸭滩龙桥长约百米,最短的仅1米左右;雕龙最多的有6条,最少的仅有1条,刻有两条的最为普遍,有83座之多。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著名建筑学家罗哲文认为,龙桥虽在中国有广泛分布,泸县龙桥数量之多,保存之完好,不仅独步巴蜀,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堪称古桥建筑之一大奇观,也是中国唯一的明清龙桥文化群。

惊动过乾隆皇帝的龙脑桥

在查阅史料过程中,我发现历史上的泸县龙桥并非默默无闻,其中的精品甚至引起过乾隆皇帝的侧目。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的一天,一位差役从京师马不停蹄地赶赴永宁道泸州城,带来一则短短的上谕。上谕并非军国大事,而是关于泸县龙桥的:钦命永宁道泸州以北九十华里九曲河龙脑桥予以保护。
龙脑桥位于四川泸县九曲河上,学界赞誉此桥可与北京卢沟桥毗美。龙脑桥长54米,共有13孔、14个桥墩。中间的8座桥墩上,共雕了4条龙、两只麒麟、一只狮子和一头大象。当时的人们将民间喜爱的瑞兽——象、狮子、麒麟与龙并置,反映了人们对太平盛世的向往。摄影/袁蓉荪
龙脑桥位于四川泸县九曲河上,学界赞誉此桥可与北京卢沟桥毗美。龙脑桥长54米,共有13孔、14个桥墩。中间的8座桥墩上,共雕了4条龙、两只麒麟、一只狮子和一头大象。当时的人们将民间喜爱的瑞兽——象、狮子、麒麟与龙并置,反映了人们对太平盛世的向往。摄影/袁蓉荪
龙脑桥地处泸县福集镇,九曲河在这里绕了一个大弯,自北向南注入沱江。古桥始建于明洪武年间,洪武是明太祖朱元璋年号,年代在1368—1398年,是明朝历史上重要的造桥时代,闽西连城永隆桥,贵州镇远祝圣桥,广西桂林兴安白云桥、攀桂桥,上海嘉定聚善桥皆修于此时。龙脑桥长54米,宽1.9米,建有十二墩十三孔,连同两边泊岸共十四墩,桥墩由4块条石垒成,最上面一块开凿凹槽,两块石梁板并排卡入凹槽为桥面,是一座典型的石墩石梁桥。中国古代石梁桥多采用榫卯结构,以石灰或者糯米浆粘结填缝,时间一长灰浆剥落,影响古桥使用寿命。龙脑桥却独辟蹊径,工匠选用质地坚硬的青砂石,利用石料自身重量垒砌成桥。据文物部门估算,龙脑桥桥身总重量超过了400吨,在平缓的九曲河上可谓固若金汤。
铁垆滩桥建于清代,位于奇峰镇长林村8组。桥墩上龙的形象与传统形象相去甚远,展现了古代工匠非凡的创造能力。摄影/袁蓉荪
铁垆滩桥建于清代,位于奇峰镇长林村8组。桥墩上龙的形象与传统形象相去甚远,展现了古代工匠非凡的创造能力。摄影/袁蓉荪
来泸县前,我一直有个疑问,龙脑桥究竟有何特别之处,引得远在京师的乾隆皇帝下圣旨保护?2009年初冬,当我第一次见到龙脑桥时,发现答案就在眼前:中间8座桥墩上,4条巨龙位于中央,桥的两边还分别雕有青狮、白象,桥的两端各刻有一只蹲坐的麒麟。青狮张口含笑,脚踏绣球;白象长鼻弯曲,饮水河中;麒麟一只嘴衔绶带,一只口吐玉书,怒目圆睁,威风八面;4条巨龙并排而立,龙首高昂,脚踏祥云,欲飞欲动,宛若在云中翻滚。第七墩龙顶上刻有“王”字,口中衔有一只可以滚动的宝珠。乡民告诉我,夏天九曲河涨水,洪流冲击龙头,滚珠发出“呼呼”的响声,如同龙王的吼叫,响彻天地。

在中国,龙是民族图腾,青狮、白象、麒麟则是民间喜爱的瑞兽,4种瑞兽同聚一桥,在中国桥梁史上还是第一次。中国古桥的雕刻,讲究“雕栏玉砌”,在栏杆上雕刻花纹、瑞兽,却总是摆脱不了栏杆的桎梏,少见如此张扬的作品,从这个角度来看,龙脑桥算个异类,或许这正是其价值所在。诚如泸州市博物馆学者李正山所言,龙脑桥摆脱了梁桥单调枯乏的状况,是桥梁建筑史上一个划时代的作品,它开启了梁桥艺术化建筑风格的先河,是中国桥梁从简单实用走向兼备艺术形式的开山之作。

明代龙桥代表了民间龙文化的最高成就

每天下午4点,泸县县城到福集镇的班船“突突”响着驶过濑溪河,停靠在苦桥子龙桥旁的石鸭滩码头。苦桥子龙桥上的两个龙头龙须飘逸,生动传神,与龙脑桥尤为相似,桥不高,龙头紧贴水面,似在水中潜游。偶尔来此的乡民或者游人下船时都会啧啧称赞:这座桥什么时候修的啊,龙雕得真是太漂亮啦!

关于苦桥子龙桥的来历,在当地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桥修成前,乡民往来皆涉水通行,苦不堪言,有个秀才目睹乡民通行不易,遂捐资修桥,历时数年仍未完工,秀才已是倾家荡产,唯有四处乞讨募集钱财,三年后桥终修成。乡民感于秀才修桥之苦,遂将此桥命名为“苦桥子”。乡民告诉我,桥边过去建有碑亭,镌刻着捐资修桥者姓名,记得还有“黄豆三挑”、“大米两斗”字样,遗憾的是,那些镌刻着龙桥身世的碑记,早已在历次浩劫中被铺成石板路、砌成猪圈。明代四川少有战乱,百姓家境颇为殷实,对修路筑桥尤为踊跃,这也是泸县龙桥得以大量产生的背景。

苦桥子桥是与龙脑桥修建年代最为接近的一座龙桥,当在明代初年,相比之下,地处云龙镇吉林村顺对子龙桥年代稍晚,建于明万历年间。我们到达顺对子龙桥时值春天,草木新绿,春意盎然,金黄色的菜花与青色的龙头倒映在水中,相映成趣。薄刀桥、旧桥、三元桥、鸿雁桥等龙桥也出自明人之手,工匠用圆雕、浮雕、镂空雕诸多手法,将龙的眼、耳、鼻、眉、甲、须、角、髯雕刻得生动传神,龙的造型张扬,大气磅礴。

回成都后,我拜访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著名乡土建筑研究学者季富政教授。他说,以龙脑桥为代表的泸县明代龙桥,将传说中的龙美轮美奂地雕刻出来,代表了中国民间龙文化的最高成就,工匠的雕刻技法,显然根植于安岳、大足石窟艺术。

薄刀桥建于明朝,位于云锦镇稻子村1组。这座桥龙的形象延续了龙脑桥的风格,精美传神,形象生动。摄影/袁蓉荪
薄刀桥建于明朝,位于云锦镇稻子村1组。这座桥龙的形象延续了龙脑桥的风格,精美传神,形象生动。摄影/袁蓉荪
唐代末年,北方知名石窟相继衰落,四川的安岳、大足石窟则代表了中国晚期石窟艺术的最高成就。南宋末年,宋蒙交恶,四川成为双方鏖战的主要战场,大足石刻衰落后,工匠四散逃亡,如同星星之火一般点燃了整个中国西南民间雕刻艺术的火种。可以想象,雕刻明代龙桥的工匠,或许就是当年逃亡工匠的子孙。精美绝伦的石窟艺术,在蒙古铁骑的战火之后重生,幻变成了中国桥梁艺术的瑰宝。

鳄鱼嘴、猪屁股,清代的龙在泸县走下神坛

嘉明镇复兴村的风水桥或许是泸县最有古意的龙桥了:两条石龙棱角分明,造像古朴,与中国商周青铜上的龙纹极为相似,桥梁侧面雕有一朵祥云,下方则是三鱼共首图。三鱼共首在四川出土的汉代画像棺上时有出现,有学者认为其寓意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难怪民间称之为风水桥。

相反,云锦镇稻子村的双龙桥则似乎是两位乡土工匠的作品,两条石龙中一条为浮雕,饶有古意,跟风水桥颇为相似;另一条则是圆雕,龙的上颚扁平,下颚圆圆鼓鼓,大眼睛,宽鼻梁,舌头含在口中,憨态可掬,看上去更像只蟾蜍。清代龙桥一般只雕刻出龙头、龙尾,忽略龙身,有的龙桥甚至只有龙头没有龙尾,龙的形象也是五花八门,其艺术性、生动性比起明代已大为逊色。
方洞镇三界村1组的龙灯桥建于清代,造型简单,十分古朴。这里两岸树竹茂密,沃野连绵,景致秀美。摄影/袁蓉荪
方洞镇三界村1组的龙灯桥建于清代,造型简单,十分古朴。这里两岸树竹茂密,沃野连绵,景致秀美。摄影/袁蓉荪
或许只有在泸县,你才能看到如此千奇百怪、乡土味十足的龙了:毗卢镇马溪河上的白鹤桥,龙全长3米,龙嘴就达到了1.5米,形如鳄鱼;方洞镇黑龙江上的龙灯桥,龙头高昂,龙角倒竖,大有腾云驾雾之势,本是清代龙桥不可多得的精品,龙尾却是一个硕大的猪屁股;牛滩镇濑溪河上的蜘蛛桥,龙身上没有鳞甲,如同蛇一般光滑。此外,瓦坝桥的龙像狗,观音桥的龙长着鱼尾巴。那些原本潜入深渊、翱翔九天的神兽,在乡土工匠手中,走下了神坛,变成了农家的猪、狗、水中的蛇、蟾蜍、鱼,如实记录下龙在民间的衍变。

龙洞桥横跨在云龙镇姜河坎溪上,长15米,宽1.6米,雕有石龙4条,龙头潜入水中,仅有鼻子、眼睛露出水面,经年的浸泡使得龙头附着一层深绿色的青苔,螺蛳早已肆无忌惮地爬满了整个龙头。清晨,村妇三两成群在桥上洗衣,她们泼水清洗桥面,尔后半蹲在龙头、龙尾上,在桥面上揉搓衣服,龙桥俨然成了乡间码头。
苦桥子桥位于泸县福集镇石鸭滩村,桥长19.85米,建于明代。由于地处两河交汇之处,为了便于通船,其中一半桥面呈拱形,形成了一个曲直相连的桥面,独具匠心。摄影/袁蓉荪
苦桥子桥位于泸县福集镇石鸭滩村,桥长19.85米,建于明代。由于地处两河交汇之处,为了便于通船,其中一半桥面呈拱形,形成了一个曲直相连的桥面,独具匠心。摄影/袁蓉荪
我生于江南,家乡扬州河道纵横,古桥林立,为了便于通航,桥梁以拱桥为主,就是再小的平梁桥,也高高耸立于水面;相反,泸县龙桥全部为平梁桥,大多紧贴水面,桥一旦建成也意味着航运被阻断,如此一来,古人岂不是自缚手脚?一次乘班船下乡,我和船老大老陈聊起这个话题。老陈在船上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对每条河道都了然于心,他告诉我,这些年河沙大量淤积,河床不断抬升,河水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过去龙桥其实能过一些小渔船,不过稍大点的机动船就捉襟见肘了。四川丘陵地区的很多河流为季节河,夏季涨水,冬季枯水,大多无法通航,过去川人出行,靠的是人力或者鸡公车,龙桥对于航运的影响并不太明显。

地处泸县西南的潮河桥,距县城22公里。由于远离公路,保存十分完好。泸县龙桥以平梁桥为主,四川夏季洪水较大,平梁桥易于洪水通过,是因地制宜的选择。傍晚时分,许多村民正通过此桥回家。摄影/袁蓉荪
地处泸县西南的潮河桥,距县城22公里。由于远离公路,保存十分完好。泸县龙桥以平梁桥为主,四川夏季洪水较大,平梁桥易于洪水通过,是因地制宜的选择。傍晚时分,许多村民正通过此桥回家。摄影/袁蓉荪
老陈的话令我恍然大悟,泸县龙桥以平梁桥为主,应该是一个因地制宜的选择,除去通航不便因素,低矮的平梁桥其实有不少优势:一来四川夏季洪水凶猛,极易冲垮桥梁,梁桥不设栏杆,洪水很容易就从低矮的桥上漫过,也就是通常说的“漫水桥”;二来省料,降低了建桥成本;第三,龙桥上有挑水的、磨刀的、洗衣服的、钓鱼的,跟乡民的劳作息息相关,一座龙桥事实上也是村落的中心。这样的桥梁,在江南水乡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泸县河道中出现了不少运煤船,乡民苦于龙桥阻断河流,不得不敲掉一些梁板,提升桥身高度。福集镇濑溪河上的石鸭滩龙桥便历经改造,为了行船,乡民先是加高两个桥墩,后来干脆将其中一截改造为拱桥。这些梁拱结合的龙桥造型别致,反倒成为一道道意外的风景线,如同活的史书,记载下桥梁的变迁。

龙舞祈求雨水,龙桥安抚洪水

几天的采访中,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许多乡村小河沟上竟然也建有龙桥,比如云锦镇稻子村的薄刀桥,长仅2米,一条石龙引颈向前,龙身蜷曲成“S”形,早些年龙头、龙身已从中间裂成了两半;最短的龙桥只有1米上下,桥墩却仍雕有龙头。明明搭两块石板就能通行,古人为何还要费尽气力去修桥雕龙?龙的背后,究竟有何寓意?

今天的泸县是个远离边境的内陆城市,而600多年前,这里地当云、贵、川三省要冲,是明朝遏制西南诸夷的重要据点。明人李东阳的《泸县修城碑记》曾有如下记载:“国初建一卫三所,置城池,宿官兵。”明代的一卫约有军士4500人,一所大约有1200人,李东阳所处的明孝宗弘治年间,在泸县一地的驻军就超过了八千,可见泸县之于明王朝的战略意义。一种说法认为,泸县龙桥的修建,与这支庞大的戍边军士不无关联,那些造型各异的龙,暗示着这里曾经金戈铁马,地当要塞。

龙桥的雕刻从明初延续到清末,而且清代龙桥数目远远多于明代,雕刻随意性很强,看不出有什么统一规格,戍边军士的说法显然不能令人信服。更多的学者相信,龙桥的兴盛,应当源于民间狂热的龙崇拜,泸县至今还有500多个与龙有关的地名,比如伏龙山、骑龙坳、旺龙山、来龙山、石龙滩、龙湾沟等等,自古以来便流传着一些独特的祭祀龙舞,这其中又以水车龙最为独特。

水车龙,顾名思义,龙跟水车有关。事实上,水车龙从头到尾都由农村常见的农具组成:龙头是四川人背小孩的背篓,下颚是盛饭用的筲箕,龙眼是防止牛偷食庄稼的牛嘴笼,龙须是遮雨的蓑衣,龙齿是收割稻谷的锯镰,龙尾是捕鱼用的篙,龙身则由一片片厚重的水车叶子连接而成。舞龙队成员是8个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们扯着嗓子告诉我,水车龙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了,每年春夏之际天气干旱,古人就这家出背篓,那家出蓑衣,他家出篙,凑成一条水车龙,舞龙祈雨。

喻寺镇地处川渝交界的崇山峻岭之间,这里交通闭塞,水源匮乏,百姓饱受旱灾折磨,水车龙便应运而生。在邻近的雨坛镇,还有雨坛彩龙舞,这被评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彩龙分公母,金黄色的彩龙代表成熟的麦穗,蓝色的龙则寓意水源,演出中,龙或翻滚,或叹气,或擦痒,尽显龙之性情。它的作用,也是祈雨。

喻寺镇、雨坛镇天干少雨,故而舞水车龙、雨坛彩龙祈雨,可有龙桥的乡镇按理说并不缺水,龙的用途又是什么呢?答案是镇水。泸县水系纵横,一到夏天常闹洪灾,《泸县志》记载,从1956年到2004年间,泸县就有过6次特大洪灾,小的洪水更是难计其数。而在中国古代神话中,龙掌管着洪水与降雨,被民间尊称为“龙王”。如此说来,历史悠久的水车龙、雨坛彩龙与数量众多的龙桥,应该与泸县发达的水系和旱涝无常的气候有关——泸县人用龙桥来安抚洪水,用龙舞去祈求雨水。

几天后,在一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地里,8个老人舞起了水车龙。就在锣鼓响起的一刹那,老人们的身体似乎顿时注入了一股活力,那些寻常的农具在他们手中,俨然变成了一条无所不能、呼风唤雨的神龙,与那些古老的龙桥一起,庇护着这个西南龙国,庇护着泸县人和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以上摘自国家地理杂志微信公众号

喜欢泸州旅游的朋友或者喜欢历史的朋友,可以到泸州来旅游,坐车路线:泸州客运中心-泸县 这是最直接购票方式,当然你还可以直接到龙马潭区区政府对面直接坐开往泸县福集潮河的依维柯公交。泸州客运中心走高速,速度更快。

原创文章,作者:luzhoutou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zhoutour.com/20170207/longyin.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1339829783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uzhoutour@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